沛县视窗

专注沛县地区企业资讯及沛县新闻资讯

上海南京路招牌脱落背后 被“砸”断的人生(图)

作者:admin 发布:2018-8-16 分类:专注沛县地区企业资讯及沛县新闻资讯 阅读: 次 0条评论
分享到: 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8月14日晚,南京东路行人众多。两块红色店招中间钉着木板的位置,曾经挂着“奇遇城堡”的招牌。A12-A13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王双兴

老吴从楼上下到现场时,已经过去了几分钟。有人从店铺里拿出销售用的丝巾,给伤者止血,警方也拉起了警戒线。

很快,3辆救护车到达现场,将伤者送往两公里外的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。

晚上10点多,被送到医院的欧阳拿出手机给张易打电话,接电话的是救护人员,说“(张易)情况不太好,尽快联系他的家人”。欧阳马上找到他们共同的朋友,去出租房接来了张易的妻子李欢。

13日凌晨0点20分左右,欧阳再次拨通了张易的电话。这一次,接电话的是张易的妻弟,“人不在了。”

1点29分,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政府在官方微博发布了此次事故的情况通报,称2018年8月12日晚21时40分许,黄浦区南京东路132号一商店店招脱落,砸伤9名过路群众,当即送医治疗。其中6人不同程度受伤,暂无生命危险。另外3人经抢救无效死亡,安监部门已经介入事件调查。

最后一日

8月12日早上9点多,张易像往常一样离开家,坐地铁去浦东上班。

那是一家妻弟开的服装店,张易帮忙卖衣服。生意好的时候每月能赚一万二三,赶上淡季收入也能有六七千。

这是一家四口的主要经济来源。妻子李欢身体不好,从前年开始在安徽蒙城的老家带孩子、养病。两个孩子一个12岁,即将上六年级;一个13岁,即将上初二。一家人只有寒暑假聚在一起。

张易夫妇都是1981年生人,在农村长大,初中学历,不满20岁时到上海打工。两个“没什么文化”的“80后”父母,把“改变生活”的希望寄托在两个儿子身上,“好好上学”是家人最常聊起的话题。

半年前,正值青春期的儿子开始迷恋网络游戏,班级排名不断后退。李欢和张易商量后,把两个儿子都送到了寄宿制学校——军事化管理,不许带手机,每个学生每年的开销需要一万多。

一个学期下来,大儿子的语文、数学、英语成绩都从80多分提高到了100多分,小儿子的班级排名也从50多进步到了20多。

按照父亲半年前的许诺,孩子们得到的奖励是在暑假的一次旅行。7月3日,李欢带着两个儿子从蒙城来到上海。张易的计划是,找时间带妻儿一起去杭州。

12日中午,张易从服装店回家吃饭。李欢做了4个菜,烧鸭腿、拌黄瓜、芹菜豆干、炒豆角。李欢说,张易不擅表达,只夸了句“这个鸭腿做得和饭店的啤酒鸭一样。”

饭后,张易在手机上看了看上海到杭州的火车票,还向家人讲了安排好的行程:14日一早出发,到杭州后去西湖边玩玩,晚上去附近吃东西,住在杭州;第二天一早去看古装上朝表演,然后去吃美食,晚上回上海。小儿子很兴奋,听到爸爸的话直接蹦了起来。

“网上买票不太会用,他说去火车站买。那天外面下雨,我和他说第二天再去。”李欢回忆。

出门上班前,张易叮嘱儿子“好好看书,别乱跑”,随后离家。

下午,他打电话给李欢,“说欧阳大哥叫他去玩玩,晚饭不回家吃了。”欧阳说,两人当时从外滩向河南中路的方向闲逛,不料意外发生。

晚上9点多,李欢从床下掏出塑料盆,拿到出租屋楼下的水池旁打水,催促儿子洗澡,收拾妥当已是10点钟左右。一名熟识的朋友突然来家里敲门:“出事了。”

漂在上海

张易的微信昵称叫“风雨无阻”,朋友圈里转发的大多是励志文章,偶尔也配上几句文字,“只有根据时代的发展需求而改变自己,才有出路”“不认命,就拼命,拼了命,才能尽兴”。

发给李欢的最后一条消息是几秒钟的语音,他说:“桃子你们几个吃啊,不用给我留了,我又领了两个。”

张易说的桃子是李欢中午带回家的,悦荟广场搞活动,扫码赠送两个黄桃。他们本打算晚上张易下班回家后,四个人一起吃。

家,在北京东路的一条胡同里。穿过一排售卖金属材料的店铺,拐进一条一米多宽的巷子,再往前走,就是张易的出租屋。

房间面积不到10平米,几乎容纳了所有生活必需品。一张一米五的双人床、一张一米左右的单人床放在房间两头,占据了大部分空间;柜子里堆着纸巾、书本和药盒,水杯、水壶和锅碗放在另一张桌子上,一米多高的小冰箱夹在房间角落。

李欢对这个租来的家还算满意。她记得刚到上海时,住在比这小一半的房子里,后来搬到现在的住所,每个月支付一千多元房租。

李欢说,这些年忙着赚钱,从来没有庆祝过生日。只有30岁那年,家人朋友都说应该庆祝一下,于是夫妻俩买了个8寸蛋糕。

除非注明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 admin 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! 标签:tag  
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上海南京路招牌脱落背后 被“砸”断的人生(图):目前有0条评论

发表留言:

快捷回复: Ctrl+Enter